標準共識:比特幣與黃金相關性研究

文章来源:火星财经

OverView 概述

觀點一: 比特幣不是一種避險資產;相反,它是一種擁有貯藏價值且具有強不確定性的投機性資產。

觀點二 :在日線級別,比特幣和黃金並無相關性,但卻和活躍地址數呈中度正相關。目前活躍地址數處於相對低位,價格依舊承壓。

Report 報告

近期基本面簡介

市場進入八月以來一直被各種壞消息所影響。先是中美貿易戰之間的持續升溫。

8 月2 日,特朗普連續四條推文威脅加徵對華關稅,同時批評中國在談判中多次言而無信。
8 月 5 日,人民幣隨後破 7,美股道瓊斯指數大跌 2.90%
8 月 6 日,美國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8 月 7 日,香港繼續進行返送中游行,並且開始佔據機場
8 月 11 日,阿根廷總統初選結果出乎市場預料
8 月 12 日,2 年期與 10 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逼近倒掛,僅僅相差 5.605 個基點,是 2007 年 6 月以來最接近的程度
8 月 13 日,阿根廷比索大跌,避險情緒再度升溫
市場參與者的情緒在恐慌指數上表達的淋漓盡致。芝加哥期權交易所波動率指數(Cboe VIX)在美股大跌當天一度飆升至 24.79,較月初之時漲幅超過 100%。 VIX指數主要用於衡量投資者對未來 30 天股票市場波動性的預期,又被稱為“恐慌指數”。伴隨股市下跌,資金湧入黃金,比特幣等避險資產,紐交所 12 月黃金期價上漲1.3%;截至下午 5 點,美國10年期國債價格上漲 1.03%。究其原因,在全球貿易局勢緊張,新西蘭和美國等國家央行引領的降息浪潮帶來的法幣幣值波動,地區性衝突持續上演和阿根廷政局動盪等多個不確定性攪擾市場之際,國債收益率曲線趨平與投資者濃厚的避險情緒有關。

VIX 恐慌指數

在市場恐慌情緒愈演愈烈之時,黃金和比特幣的價格卻一路向北。截至 2019 年 8 月 14 日下午,比特幣相比八月初上漲 10.54%。

八月以來比特幣的價格

而黃金的價格也日趨攀升,截至 2019 年 8 月 14 日下午,黃金期貨相比八月初上漲 6.23%。

八月以來黃金的價格

因此,比特幣“數字黃金”的稱號又被重新拾起,投資者開始繼續拿比特幣與黃金作比較。前高盛合夥人、數字銀行 Galaxy Digital 創始人 Mike Novogratz 認為,比特幣在數字貨幣領域有著特殊的地位,將成為數字屆的黃金。更有激進者認為比特幣最終會幹掉黃金,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避險產品。因為其稀缺性、全球共識、金融貨幣屬性,以及與法幣的天然對立關係,跟幾千年來黃金扮演的角色有很多雷同之處,從而迎來無數追捧者。那麼,究竟比特幣和黃金有什麼相似或不同的地方呢?

比特幣的避險功能

比特幣的流通價值

比特幣於 2009 年推出,是第一個電子支付系統,已經成為最受歡迎的加密貨幣市場,超過了以太坊、Dash、萊特幣(Litecoin)、門羅幣(Monero)和Ripple。比特幣佔數字貨幣總量的 40% 以上, 2019 年市值達到 1889 億美元,2018 年年中市值 1176 億美元; 2017 年年中為 405 億美元,2012 年為 0.04 億美元。

零售商發現 BTC 很有趣,因為與其他信用卡或電匯交易相比,BTC 的交易費用較低,這可能是由於其去中心化和繞過監管的設計。同時,BTC 的交易成本低於零售貨幣市場。即使在峰值,比特幣的交易費用也沒有超過 1%,比起利用 Swift 與銀行系統動輒 1.5%-5% 的交易費用,比特幣擁有明顯的優勢。

比特幣交易費用圖

BTC 的買賣價差比零售貨幣市場低2%。交易員更喜歡使用比特幣作為中介,將一種貨幣兌換成另一種貨幣,因為比特幣提供的利率比零售外幣要高。

比特幣的貯藏價值

對於黃金和比特幣是否真的具有貯藏手段的職能,人們存在一些爭議。以美元等法幣的角度來看,黃金和比特幣至少並非毫無風險。 1980 年至1998 年間,黃金也曾回撤 70%。儘管如此,較之比特幣,黃金依舊相形見絀。比特幣持幣者過往更是承受過令人膽戰心驚的 175% 的年化風險。此外,在其短暫的歷史中,比特幣已經出現過 93% 和 84% 的回撤。

根據芝商所的數據,美國股票市場“在1929 年和1933 年間回撤89%,直到1954 年才收復失地。此後,美國股票市場還在1973-1974 年、2000-2002 年以及2007 年10 月至2009 年3 月,分別經歷過47%、50%和60%的回撤。原油價格目前已經較2008 年的高點下跌67%。”當然,它們之間的不同點是,沒幾個人會把股票和原油當作貯藏手段。相反,投資者把它們視為風險較大的投資品。

來源:芝商所(CBOE)

比特幣與黃金作為貯藏手段的價值源自於其本身的稀缺性。此外,它與法定貨幣一樣缺乏內在價值。經濟學家貝克和埃爾貝克認為,比特幣只是一種投機商品,而不是貨幣。與許多資產類別一樣,比特幣也存在投機泡沫,其基本價格為零。比特幣的超額回報和波動性更像是一種高度投機性的資產,而不是黃金或美元等流通性資產。研究得出的結論是,鑑於比特幣和黃金的顯著特點,比特幣除非做到匯率穩定和低通縮率,也就當比特幣能夠擺脫自己的高風險特質,此時由於變量穩定且可控,比特幣才具有類似黃金一般的貯藏價值。

此外,與流通中的標準貨幣形式不同,比特幣的流動性和波動性似乎不受金融機構(如央行)的集中體系或其他主要宏觀經濟因素的影響。相反,比特幣市場本身的供求因素主導著比特幣的價格行為,比特幣市場的主要市場發展和價格操縱都與泡沫行為有關。因此,比特幣的價格可能與貨幣政策和央行對貨幣供應的管理所引發的經濟和商業周期脫節。正是這最後一種屬性表明,比特幣可以作為一種動態多樣化和對沖工具。然而,加密貨幣市場效率的潛在變化和短期、中期和長期的波動性持久性表明,在進行比特幣投資時必須要考慮到替代時間尺度下的價格動態變化。

黃金的避險功能

黃金的流通價值

在金融文獻中,黃金作為替代貨幣的角色、通脹對沖工具、避險資產,以及它在投資者投資組合中實現更大風險分散化方面的作用,越來越受到政策制定者、證券投資者和風險管理者的關注。在放棄黃金可兌換性之後,情況尤其如此。黃金作為一種替代貨幣的角色,反映了它作為一種價值儲存手段和交換媒介的歷史角色。由於美元定價,黃金的替代貨幣角色也與其最近作為美元對沖工具的功能有關,而且其價格波動與貨幣密切相關,而與其他宏觀經濟和金融變量關係不大。

儘管隨著時間的推移,黃金的相關有效性會發生變化,但黃金無疑擁有作為長期通脹對沖工具的潛力,特別是針對美國 CPI 的變化。在高通脹時期尤其如此。黃金有限的庫存和短期供應缺乏彈性(price elasticity),增加了人們對黃金作為硬通貨的看法。在高通脹率的情況下,黃金能夠有效保持資產對抗貶值。這一點從投資者最初購買黃金的行為中就可以看出,這是對美聯儲前兩波量化寬鬆政策預期通脹效應的潛在對沖。此時,黃金可以作為對沖貨幣供應增加的一種資產。

通脹率與 GSCI 價格對比

黃金也被廣泛認為是股票投資者的避險資產(儘管非常疲軟),特別是在不利的市場環境下。然而,無論是在不同的股票市場,還是在不同的時間段,這種方法的效果都不盡相同。重要的是,這種作用在短期內是最強的,在危機期間尤其明顯。從這點出發,比特幣與黃金一樣,是全球公認的最具價值的加密貨幣,具有庫存有限和短期供給無彈性的特點。

黃金的貯藏價值

黃金也是一種戰略商品。能源交易商利用黃金對沖他們的頭寸,以應對油價的突然下跌。它通常在動盪時期被用作股票市場的避險資產和外匯市場。黃金的增長速度都由採礦產出決定。過去半個世紀,新開采的金礦供給為現有已開採黃金儲備的 1.1%-2.4%,而黃金價格一般與採礦的供給增長呈負相關。這樣的增長速度遠低於美元和信貸的貨幣供給。即便在 2008 年經濟危機前的 14 年中,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每年的增長速度也達 5.6%。 2008 年秋以來,這一速度每年提高近 20%。

此外,它是衡量世界經濟總體價格變動和通貨膨脹的指標。標普 GSCI 指數具有更好的夏普比率,更低的波動性,與債券和股票的相關性更低。

GSCI 與標普 500 比例

黃金和比特幣的選擇不是隨意的,而是基於它們之間的關鍵相似性和差異性。黃金是一種有形資產,作為貨幣使用了兩千多年。投資者用黃金期貨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購買黃金,從而暴露於黃金價格的波動之中。此外,黃金是一種長期投資,可以對沖股價波動。與黃金類似,比特幣是一種基於採礦的數字貨幣,但不受市場當局(央行)的監管。此外,比特幣和黃金都是投機性投資。

黃金和比特幣的相關性

黃金和比特幣的定量分析

基於以上認識,我們評估了黃金期貨與比特幣價格市場的聯動關係。結果發現二者之間僅存在弱相關關係,並且結果在統計學上並不顯著,也就是說。我們的研究無法證明黃金與比特幣存在相關關係。

黃金與比特幣價格近三月曲線(6.15-8.15)

黃金與比特幣漲跌幅近三月曲線(6.15-8.15)

首先,我們採集了 6 月 15 日到 8 月 15 日的比特幣和現貨黃金的收盤價格以及漲跌幅數據。並以此計算出這三個月的波動性。根據計算得出,比特幣的波動性為 6.594%,遠遠高於 黃金的 0.884%。同時比特幣與黃金之間的收盤價變化的相關性為 0.2622457,漲跌幅變化的相關性為 0.2122283,呈弱相關性。但 R Square 的數據都小於 10%,意味著不到 10% 的數據可以被回歸模型解釋。

對漲跌幅的相關性而言, P Value 在 95% 的置信區間內不顯著,即弱相關性依舊無法被證明有效。

同樣,根據時間序列分析,比特幣的波動性也同樣遠大於黃金。

為了更好分析在時間序列上的相關性,Mclver 曾用 GARCH 規範模型的動態條件相關(DCC)方法,利用 DCC-GARCH 模型分析出比特幣與黃金的相關性。研究證明,及時在時間序列上,比特幣與黃金依舊呈弱相關。

但是在某些特定時間段內,我們發現黃金與比特幣價格走勢存在中度相關性。例如,在7 月8 日至7 月12 日區間內,比特幣與黃金呈現中度負相關,相關係數為-0.6228。7 月15 日至7 月19 日區間內,比特幣與黃金呈現中度正相關,相關係數為0.3129。

因此,我們得出的結論是,儘管在某些特定時間段內,黃金與比特幣的走勢呈正相關,但在長期價格曲線中,這種相關性並不顯著。

我們研究中發現了另一個在長期價格曲線中的相關關係,即比特幣價格與活躍地址數量之間相關係數為 0.6472,並且這種關係在統計學上具有顯著性。

比特幣價格與活躍地址

線性回歸自變量係數表

比特幣、法幣、黃金供應與價值影響

來源:芝商所

如果貨幣本身價格極為震盪,那麼這個貨幣本身作為記賬工具與美元相比存在劣勢。雖然美元長期會因為貨幣增發和經濟總量的上升而貶值,但是這種貶值在長期內趨於穩定。

除了震盪以外,以黃金和比特幣計算,消費價格的通縮也會非常強烈。根據芝商所的文章和數據“自1999 年12 月以來,消費價格以美元計算上漲44%,但以黃金計算下降64%。以比特幣計算,自2010 年底以來,消費價格下降99.98%。想像一下,如果人們曾以黃金或比特幣借款,他們將會面臨怎樣的經濟災難。償還貸款將成為幾乎不可能的事。”因此,由於貨幣供給增長不足且存在長期通縮,比特幣或黃金都不可能被用於延期支付。

Conclusion 結語

黃金在經濟充滿不確定性的大環境下是有效的避險產品,但比特幣不是。雖然不穩定,但二者都是極好的貯藏手段。同時,比特幣與黃金作為貯藏手段的價值太高會鼓勵人們貯藏貨幣,進而導致通縮和經濟不穩定性。我們的研究無法證明黃金與比特幣存在相關關係。最後,他們不是好的記賬單位和延期支付工具。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erro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Wordpress Social Share Plugin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
error

Enjoy this blog? Please spread the word :)

RSS
Facebook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