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与它所處的全球金融體系:原來人人心裡都住著一個暴君

駐紐約特派記者 柴育卉 報導

正如長期在為美國煤礦塵肺病工人醫療健保福利奔走爭取權益的美國國會民主党參議員Sherrod Brown在7月17日Libra項目的參議院聽證會上的發言:“Facebook已經太過強大,Facebook數據系統已經聚集了太過龐大的個人數據。這對於美國社會和大眾百姓已經太危險了。’’ “現在Facebook要老百姓信任他們、允許他們通過在瑞士設立的銀行融資並且發行自己的貨幣,這是絕對不能允許發生的。因為這會對美國社會帶來巨大的危險,近百年來,美國立法體系已經不斷在更新立法體系,努力防止大銀行通過壟斷來損害市場公平競爭以及大眾百姓的利益。而Libra項目一旦實施,必然通過已經擁有的壟斷勢力損害市場競爭,並且通過已經用於的個人數據隱私來賺取更加龐大的利潤,損害公眾利益。’’  Brown相信,當前美國的大銀行、大公司已經對美國社會的公共利益構成足夠的威胁,美國的民主體系必須有所作為,防止來自矽谷的高科技公司對公眾利益的進一步損害。

僅僅在一周之後,美國時間周三7月24日上午,負責處理反不正當競爭、保護消費者權益的美國聯邦行政機構––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正式裁決處罰Facebook高達50億美元的罰款,作為其5千萬用戶數據未經許可遭嚴重洩露,被用於操縱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選情數據以及假新聞的投放,將選民操縱於與股掌之間。

同樣是Facebook,在2018年英國議會下院數字文化媒體和運動委員會的調的質詢會上,英國劍橋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前員工及爆料人克里斯托弗·韋利也專門就劍橋分析“如何利用Facebook數據及參與全球政治活動”,特別是如何影響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過程中假新聞製造和投放。2018年12月,Facebook被意大利反不正當競爭的監管機構處以1千萬歐元的罰款。

所以,參議員Brown在聽證會上的陳述以及其他多位國會議員所做的相關質詢恰恰反映了美國社會當前對於個人隱私數據被嚴重濫用的集體焦慮。夏威夷民主黨參議員Brian Schatz在聽證會上直陳:”Marcus所述固然提醒了美國在全球區塊鏈革命浪潮中應當扮演領導著的絕色,但我認為,今天我們討論這個問題的本質不應當是’美國應當帶這個頭嗎?’問題的核心是‘為什麼Facebook要帶這個頭?’為什麼全球這麼多公司中,一定要由Facebook這樣壟斷著幾十億用戶的個人數據隱私且屢屢陷入數據洩露醜聞的公司來做?’’

而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的這次裁決也創下了美國歷史的記錄,成為美國歷史上反不正當競爭罰款金額最高的案例。據Business Insider報導,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一度努力將罰款金額設定到更高的數額,甚至曾經計劃裁決馬克·扎克伯格以及其他Facebook高管承擔個人法律責任,但最終撤銷了這幾項裁決。

Facebook中心化的數據庫和應用平台成就了它今天在全球數碼社交媒體巨頭的成功,也是給Facebook帶來無窮麻煩的禍根。Facebook今天遭遇的巨大危機也同樣是Twitter、Google等其他web2.0時代誕生的科技社交媒體壟斷巨頭們當前面領的主要挑戰。而Facebook如果要解決其長期以來被醜聞纏身的問題,就要從根本上運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革新自身的產品和服務。

美國著名科普作家、媒體理論家Steven Johnson在其極為有影響力的《紐約時報》文章《超越比特幣泡沫》(Beyond the Bitcoin Bubble)中指出:“我們早該超越比特幣投資狂潮而真正看準兩點:中本聰為我們打開的這個新世界裡,一、沒有任何一個人是這個新世界數據庫的‘掌控者’,二、這個世界具備讓其中的每個人沒有工資條、沒有股份、卻每天都在為這個數據庫增值的特性。這兩點解決了分散式、去中心化的數據庫的核心問題,也從根本上解決了Facebook和Twitter今天的困境。”

區塊鏈領域知名投資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夥人、美國區塊鏈知名網絡撰稿人Chris Dixon曾經在《為什麼去中心化至關重要?》(Why Decentralization Matters?)一文中強調,各大知名網絡社交媒體平台Yahoo, Google, Amazon, Facebook, LinkedIn, and YouTube之所以從上世紀最後二十年到本世紀初迅速發展,正是因為這些網絡平台的開源代碼在這幾十年中不斷的被中心化和壟斷化控制。他特別強調,這種中心化和壟斷化趨勢之下,網絡社交媒體行業新興公司的利潤幅度在迅速逐漸減少,發展日趨緩慢,無法與已經形成壟斷勢力的各大網絡社交媒體巨頭相抗衡。而去中心化的、打破壟斷的網絡3.0時代正是這個問題的最核心解決方式。

而去中心化的區塊鏈與Libra系統的區別也自然成為眾議院此次聽證時議員們質詢的焦點。俄亥俄州共和党眾議員Warren Davidson在質詢了加密貨幣領域專家Demirors之後,直陳:“比特幣的特性使得比特幣與眾多“屎幣”(shitcoin)區別開來,而之所以會有shitcoin氾濫,正是因為這些shitcoin的價值往往容易被中心化的機構操控和破壞,讓投資者的資產處於危險當中。”他進而直言“如果Libra 28成員協會進一步擴展到100個,只會有更多行業的少數壟斷巨頭成為Libra的操控者,與比特幣相比,Libra也算是一種可以被中央機構任意破壞的’shitcoin’。”

而此次為期兩天的聽證會也清晰的體現出來,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技術並非libra穩定幣項目的技術核心。Libra項目負責人David Marcus在參議院聽證會的陳述中很明確的指出:“Facebook不希望看到網絡世界出現分叉,也不希望未來的網絡體系去中心化造成兩個互聯網和兩個不同的金融網絡體系結構” “Libra項目將建立在一個更方便與政府合作的網路體系之上。’’ 顯然,Libra基於的網絡技術基礎仍然是中心化控制的網絡體系,Libra的28個成員協會體係也會是一個壟斷的、反競爭的體系。

紐約州眾議院Alexandria Ocasio-Cortez質詢,Libra這樣由28個成員組成的協會構建的網絡體係是否具備成為流通貨幣的社會公共產品的屬性?而按照Facebook在市場中的地位來分析,Libra是否符合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的原則?

而在迴避網絡以及數據储存去中心化,卻寄希望於其高度壟斷的全球23億用戶的個人數據嫁接在一個企業聯盟性質的私鏈,通過發行與美元掛鉤的1:1比例的穩定幣打通全球消費與金融兩個環節,這兩個經濟生活中最重要的環節,確保Facebook長期保持巨額利潤的目的,也恰恰是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主權貨幣體系最為畏懼的挑戰。

印第安納州共和黨眾議員Trey Hollingsworth在質詢過程中強調:“眾所周知,今天美國大眾在獲取華爾街所提供的金融服務成本之昂貴,不斷攀升,美國眾多小企業越來越被排斥在當前的這個金融體系之外。” 他的觀點也代表了大部分共和黨對於區塊鍊和加密貨幣監管領域的態度:美國金融體系亟待創新,解決實體經濟所面臨的這些嚴重問題,所以美國的監管體係也應當注重創新的鼓勵,應適度寬鬆,應避免過度監管。”

長期零利率甚至負利率的央行貨幣政策本身已經導致金融業成本攀升,趨近於“魔法失靈”狀態,無法實現中央銀行調控社會經濟生活的關鍵職能:保證金融體系穩定、確保貨幣供應穩定、控制通貨膨脹、保障就業。正如前述的幾大因素所闡述,坐擁27億用戶佔地球總人口1/3的Facebook此時推出Libra穩定幣項目瞄準全球17億尚未擁有銀行賬戶的人口,恰恰會被全球美元為中心的金融貨幣體系的強悍挑戰。

這一核心問題在參眾兩院聽證會上成為最主要的質詢焦點。肯塔基州共和黨眾議員Andy Barr非常直白地質詢:“在這裡必須要弄明白Libra項目是否會對主權貨幣以及央行權力構成威脅。” 關島民主黨眾議員Michael San Nicolas在質詢中發言:”在Libra系統中的流動性等於是從美國金融體系中吸出美元注入Libra以及Calibra之中。” “一旦這個過程失去平衡導致過量的美元流動性流出美國金融體系,美元利率攀升必然吸引美元資產投資,也必然會對美國經濟、美國的就業產生損害,攀升的融資資本也必然損害美國國家安全。”

區塊鏈行業的知名研究人員谷燕西在《穩定幣與默文·金的全天候當舖模式》一文中就指出, ”前英國央行行長默文·金在其著作《金融煉金術的終結》中, 專門用一章講中央銀行。其標題是‘英雄和惡棍:央行的角色’。這個標題一語道破了中央銀行在貨幣與銀行體制中的角色。從金融歷史來看,中央銀行對控制通貨膨脹、保障就業、保證金融體系的穩定等各方面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相對於中央銀行出現之前的金融歷史,顯然此後的金融歷史要穩定的多,特別是在全球經濟日益全球化的前提下。但是,中央銀行的作用也不一直是盡善盡美。譬如美聯儲在2000 年之後實行的低利率政策,實際上是導致了2008 年的美國的所謂的次貸危機。不僅如此,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直接影響了全球其他經濟實體的貨幣政策,這既表現在貨幣決策方面,也表現在對實體經濟的直接影響方面。’’ “美聯儲這個機制,在當初制定時就考慮到了防止政府對貨幣政策的過度干涉,因此制定了一個政府同私營銀行相互制衡的結構。但是儘管如此,美國歷史上依然充滿了政府對美聯儲政策的干涉,包括最近特朗普影響美聯儲決策的企圖。中央銀行的職責確實非常難以履行。’’

也正是這些因素導致在Libra國會聽證會結束的第二天,七國集團(G7)的財政部長和中央銀行今日表示,包括Libra在內的數字加密貨幣引發了人們的極大擔憂,必須要給予最可能嚴厲的監管,以確保不影響全球的金融系統。

然而,通過此次7月17日到18日的參眾兩院的聽證會,全球行業人士已經明顯看出美國立法機構在區塊鏈技術以及通證經濟領域在迅速彌補認知不足。印第安納州共和黨眾議員Hollingsworth在聽證中強調: “現在Libra的所有資料都顯示,虽然這並不是一個無訪問限制、任何人都可以參與(permissionless)的、純粹的、點對點去中心化区块链网络体系,然而這樣的體係反而有利於反洗錢調查等一系列必要的合規和監管。’’ 此次听证中,眾議院的多位議員已經充分認可了以比特幣、以太坊公鍊為基礎的去中心化區塊鍊網絡對於社會經濟以及眾多領域的潛在巨大積極推動作用,並在質詢過程中清晰地將它們與眾多其他區塊鏈技術平台和組織相區別。這預示著,無論Facebook的Libra項目將以何種方式和進度在未來展開,但可以肯定的是,美國的立法和監管機構已經充分的認識到了區塊鏈潛在的巨大、積極的影響力。

7月30日,美國時間上午10點,美國參議院銀行事務委員會將再次召開主題為“審視數字貨幣和區塊鏈監管框架”(Examining Regulatory Frameworks for Digital Currencies and Blockchain )的聽證會。Circle 首席執行官Jeremy Allaire、國際貿易及國際金融專家Rebecca Nelson 和加州大學法學院教授Mehrsa Baradaran 將出席該聽證會。讓我們拭目以待。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

Enjoy this blog? Please spread the word :)

RSS
Facebook
Facebook
YOUTUBE
LINKED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