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各國央行的潘多拉魔盒

文章来源:CBX Research (http://www.cbxresearch.io)

作者:谷燕西

Libra會在全球範圍內提供一個金融市場基礎設施​​(FMI)並在其上發行並流通穩定幣。這樣的一個FMI和數字貨幣是獨立於現有的金融市場之外的一個嶄新的金融體系。鑑於Libra協會成員在全球範圍內的影響力,這就迫使各國央行認真對待Libra帶來的各種衝擊以及自己的應對策略。更為關鍵的是,Libra迫使各國央行更加協調彼此的貨幣政策來應對Libra。

一、 一切都起源於比特幣

比特幣在2019年初的誕生可以說是數字資產世界的大爆炸起源。比特幣不僅直接產生了一個數字虛擬資產,而且還產生了一種可供數字資產流通的更加有效的清算網絡。在這個基礎之上,此後的區塊鏈技術和加密數字資產都有了更大的發展。以太坊是這個發展過程中下一個里程碑。它提供了一個可以讓智能合約自動運行的區塊鏈底層。智能合約不僅具備更複雜的屬性,而且還能支持功能。這就為利用智能合約定制各種數字金融產品提供了基礎。由於區塊鏈的全網點記賬和不可篡改的特點,可以基於這些技術定制各種金融產品並進行賬戶和賬戶之間的直接流通。

由於比特幣設計初衷是一個貨幣,人們率先想到的應用就是以區塊鍊和智能合約來作為貨幣的新的傳輸載體。比特幣這個產品儘管有很多設計方面的亮點,它的基本屬性導致其價值大幅波動,因此它並不適合作為現實世界中貨幣的一個替代品。它此後的區塊鏈技術和智能合約的發展確實導致了非常有可能採用新的形式來替代現有的貨幣,而這樣的一種機遇卻是對各個中央銀行形成了巨大的挑戰。

加密數字貨幣取代法幣的進程實際上已經開始。瑞銀牽頭的USC穩定幣項目和JP Morgan的JPM穩定幣項目都是此方面的努力。只是這兩個穩定幣的最初應用場景是機構之間的轉賬交易,它們的性質更像是一個工具,而不是貨幣。這些穩定幣的溢出效應也不大,因此不會對現有金融體系產生衝擊。另外,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在跨境支付方面的應用以及美國市場中基於所抵押的美元發行的穩定幣都是貨幣數字化方面的發展。但這些穩定幣項目要么應用範圍非常小,要么影響有限,所以並沒有引起各個中央銀行的重視。但是Libra項目由於其在全球範圍內的廣大的用戶基礎以及Libra協會成員的影響力,特別是其採用的區塊鏈技術的顛覆性,各個中央銀行就不得不重視貨幣的數字化進程,採用相應的應對策略了。對於各國的央行來說,Libra的出現如同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各個央行從此將不得不面對它帶來的對現有金融世界的根本性的改變。

二、Libra項目帶來的挑戰

Libra項目包括三個基本的組成部分:一個底層金融基礎設施(本文中簡稱Libra清算網絡),一個在這個基礎設施之上發行並流通的Libra穩定幣、以及支持這個項目運行的組織Libra協會。

Libra清算網絡是採用分佈式記賬技術建設,所以它支持賬戶之間的直接交易和結算。這個清算網絡支持智能合約的運行。可以採用智能合約定制數字穩定幣和其它的金融產品。這個清算網絡在所用的技術方面同其它的區塊鍊網絡沒有本質上的區別。其中的兩個具體的特色是其共識機制和編制智能合約的語言。共識機制是幾個月前由VMWare提出的HotStuff共識機制。它的編制智能合約的語言是Facebook為此發明的Move編程語言。根據Libra白皮書,這個網絡的一個顯著特點是它計劃從目前的許可鏈發展到公鏈。

Libra穩定幣是在這樣的一個金融基礎設施之上製定的一個新的金融產品。

在技​​術機制實現方面,Facebook穩定幣項目同其它的區塊鏈項目沒有本質上的區別。以太坊現在已經是全球默認的公鏈。迄今為止所有的穩定幣都是在以太坊的基礎之上開發流通的。 Libra項目底層的區塊鍊是一個新的區塊鏈底層,在市場影響力方面遠遠無法同以太坊相比。又由於它是一個完全不同於以太坊的技術底層,因此在市場推廣方面就面臨著更大的挑戰。但是,Libra項目的三個組成部分之一,Libra協會是這個穩定幣項目與現有穩定幣產品的最大區分亮點,是這個項目的最大的推動力量。

Libra協會是註冊在瑞士的非營利性的組織。它會由全球的100名會員組成。 Facebook為這個協會專門成立的公司Calibra是這100名會員中的一員。在這個協會迄今為止的二十幾名會員當中,包括了金融行業和金融應用行業中的一些領先者如 Visa、 Mastercard、PayPal、Swipe、Uber和Lyft。 Facebook本身在全球遍及多個國家的27億的註冊用戶,再加上協會成員在全球的用戶,以及這些成員在相關領域中的行業領先地位,這個協會就是一個推動這個穩定幣在全球範圍內推廣的巨大力量。這個組織是會員性質的,採用民主決策的方式來運作,對所有的會員平等對待,每個會員都可以在這個穩定幣和清算網絡之上開展其業務應用。因此這對協會成員就有非常強的吸引力。這個協會在全球範圍內招募新的會員。預計新會員也是在各個法幣流行區市場內的主要的行業領先者。因此,隨著這個穩定幣以及支持它流通的清算網絡逐漸拓展到各個法幣市場,它就一定會同現有的法幣形成競爭,衝擊當地的金融市場基礎以及在其之上運行的金融和經濟生態環境。這種情況就是各國央行不得不面對的狀況。

三、中央銀行的囚徒窘境

Libra項目的出現迫使各國的中央銀行認真考慮自己的貨幣數字化政策,並採用相應的應對措施來把握貨幣和資產數字化的趨勢。如果一個中央銀行繼續保持現有的貨幣和金融體系,但是別的中央銀行分別甚至共同合作採取了相應的應對措施,那麼這個中央銀行就一定會在這個貨幣和資產數字化的過程中落後,成為全球金融行業的孤島。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的出現,每個中央銀行都會認真的對待這種挑戰,分別以及同其它的中央銀行合作制定出相應的應對策略。

四、中央銀行並不願意改變現狀

認為中央銀行不願意改變現狀的觀點似乎對中央銀行不太公平,但是中央銀行的職責是維持金融市場的穩定,而金融市場的穩定又是社會穩定的一個重要基礎。所以不僅是中央銀行,包括各個主權國家政府也不希望金融市場有過大的變化,變化帶來的風險有可能導致經濟和社會的不穩定。

當區塊鍊和加密數字資產出現之後,鑑於它對現有的貨幣和金融市場的巨大衝擊潛力,一些央行也對這種技術非常重視並且在內部測試發行數字主權貨幣的可行性。但是,由於新的貨幣形式和支持其流通的底層區塊鏈技術對現有的金融市場的衝擊過大,它能引起的各種風險未必事先都能預測到,因此各個中央銀行對此持非常慎重甚至可以說是非常保守的態度。

貨幣數字化不僅僅是一個貨幣載體的改變。與比特幣同時誕生的還有支持其在賬戶和賬戶之間直接流通交易的區塊鏈技術。如果各個央行發行數字貨幣並同時採用區塊鏈技術作為支持新型數字貨幣流通的基礎設施的話,那麼這就會對現有的金融市場帶來根本性的變化。因為現有的金融市場是以中心化的計算模式為基礎的。各個機構記錄自己的數據。當機構之間交易發生時,會通過一個中央的記賬系統,也就是清算公司來保證交易雙方的記錄一致和無誤。如果引進區塊鏈技術,當一個交易發生時,雙方就在彼此之間直接記賬,由區塊鏈技術來保證這個記賬的準確無誤。因此就不需要一個中心化的清算系統來記錄這樣的交易。由於現有的金融市場都是以這樣的中心化的記賬方式來運作的,在這個市場結構之上的業務流程和監管制度也都是以此為基礎制定的,如果央行採用區塊鏈技術支持其數字貨幣的流通,那麼這樣的市場結構就會發生根本性的改變(清算公司,區塊鏈時代的第一個犧牲品,商業銀行,區塊鏈時代的犧牲品)。在其之上的各種組織、流程和法律制度也都需要進行相應的改變。這對任何一個主權國家來說都是一個風險巨大的變化。所以迄今為止,一些中央銀行在推行數字貨幣方面並沒有實際上的進展。

但是,Libra項目的出現卻迫使所有的中央銀行必須考慮相應的貨幣的數字化政策。由於Libra協會現有成員以及未來成員在全球的影響力(Libra一定會邀請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加入協會),Libra穩定幣及Libra清算網絡在全球範圍內的推廣是大概率事件,全球的範圍內的貨幣數字化的進程肯定會加速。這就迫使各個中央銀行必須考慮採用適當的應對策略。

五、每個中央銀行需要考慮自己的應對策略

每個中央銀行都有現有的金融體系,所以不會在一個嶄新的領域中推進其貨幣數字化策略。它首先要考慮貨幣數字化對現有的貨幣流通以及金融市場中的各個部分的影響。這些問題如貨幣的現有形式和數字版應各自發行多少?數字貨幣的發行是否應該完全掌握在中央銀行手中?商業銀行如何基於數字貨幣進行放貸業務? 數字貨幣的使用如何影響現有的貨幣形式以及相關的機構和流程? 是否在技術上能完全實現對數字貨幣流通的跟踪?數字貨幣如何同其他的法幣進行方便的兌換? 如何保證數字貨幣的使用是一個循序漸進可控的過程,不會對現有的金融市場產生過大的衝擊等等?只有當中央銀行對所有的這些問題有了明確的答案,而且有了一個穩健的推進計劃之後,中央銀行才有可能推進其貨幣數字化的進程。

六、各個中央銀行之間可能的協調對策

相對於各個中央銀行各自的應對策略,各個央行之間的協作同樣甚至是更加重要。這是因為Libra項目並不是一個區域性的項目,它從一開始的就是國際性的。在技​​術方面,其底層的清算網絡和在其之上流通的數字金融產品都是在支持全球範圍內流通的。在穩定幣的設計方面,其所接受的抵押品和對標的法幣包括多種法幣,而不是單一法幣。在組織方面, 推進這個項目的組織Libra協會從一開始設立也就是以全球為市場的為目的,所以它設立在中立國家瑞士。 Libra協會的組織形式也是民主開放面向全球成員的。鑑於Libra的推廣目標是全球的各個法幣市場,這就自然促使各個中央銀行合作來共同應對Libra帶來的改變。如果一個個體中央銀行不與其它央行合作,而是自己單獨採用應對措施,這將會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

鑑於區塊鏈技術和加密數字資產在技術和合作模式方面帶來的改變,我估計這樣的中央銀行之間的合作很有可能也延續從比特幣開始到Libra的模式,會具體是在以下三個方面。

6.1. 合作成立一個類似Libra協會的長設組織

這個組織會制定並執行政策應對Libra以及此後一定會出現的各種穩定幣。

區塊鏈的技術的出現使得會員性質的商業組織有了新的活力。在區塊鏈技術之前,這樣的會員組織是基於會員共同同意的規則以及所在地的法律制度。因此這樣的組織通常被限制在一個小的地理範圍或是一個法律轄區中的某一個行業,很難在全球範圍內擴展。但是區塊鏈技術採用技術的方式保證商業規則的落地和執行,不依賴於任何監管轄區的法律制度,因此按這種方式建立起來的會員性質的公司就在全球範圍內具有很強的可擴展性。市場已經這種組織機制的優越性已經有了共識,所以目前一些應用區塊鏈技術和加密數字資產的公司都是採用這種組織方式。這樣的公司如Coinbase和Circle共同支持的CENTRE((為什麼Circle和Coinbase支持的USDC會發展成為真正的穩定幣?))、瑞銀髮起支持的Fnality(Fnality,金融市場基礎設施​​進化的一個里程碑)以及推動Libra的Libra協會。同樣,我認為一些央行也會採用相同的策略來形成這樣一個聯盟,協調彼此的貨幣數字化的政策。

6.2. 會共同支持一個金融基礎設施

自比特幣開始的區塊鍊和加密數字資產技術從一開始就是國際性的。全球任何角落的一個用戶都可以在鏈上開設賬戶並持有數字資產,而且可以在這條鏈上同其它的用戶進行賬戶與賬戶之間的直接的數字資產交易。比特幣如此,以太坊也是如此。目前行業中默認的製作穩定幣的技術標準是以太坊的ERC20標準。由於都是採用統一的技術標準,各種不同的穩定幣都可以在以太坊上在全球範圍內流通,在賬戶之間進行直接的交換。當各個中央銀行考慮發行數字貨幣時,同樣需要考慮製作數字貨幣的技術標準以及支持這個數字貨幣流通的底層清算網絡。鑑於全球經濟日益緊密相關,所以各個中央銀行就會有非常強的需求來採用同樣的技術標準以及共同支持流通數字貨幣的底層清算網絡。這個鏈會支持以信用為基礎發行的數字法幣,並同時支持商業銀行這個組織形式。這樣的一個以區塊鏈技術為基礎的金融基礎服務會類似於以太坊,各個中央銀行在這個金融基礎設施之上開展各自的金融業務。我認為多個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erro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Wordpress Social Share Plugin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
error

Enjoy this blog? Please spread the word :)

RSS
Facebook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