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 Facebook 和 Libra 是否會雙手互搏?

文章来源:链闻 www.chainnews.com

作者:Henry He,SesameOpen 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曾就職於Google,畢業於沃頓商學院,獲MBA 學位,通證經濟學研究者,擁有8 項專利的網絡/ 知識產權安全專家, SesameOpen是一個支持可擴展去中心化交易的協議,旨在為Commerce 3.0 經濟提供動力,為代幣持有者創造長期、可持續、非投機性的價值

6 月 18 日,社交巨頭 Facebook 正式發布其數字資產 Libra 的白皮書,引起業界震動的同時,將傳統金融和加密行業同時推到了風口浪尖,成為當下的「風暴眼」。

對於數字資產社區來說,這是一件好事。因為,Facebook 的介入將對數量龐大的非數字資產消費者進行免費的市場教育,使他們能夠更加了解這個領域,也許在短時間內會擴大數字資產社區的規模。

市場教育和影響消費者認知代價高昂,Facebook 因其龐大的用戶基數,成為少數能夠承擔此重任的企業組織。

在該數字資產計劃的三個主要組成部分中,Libra 區塊鍊和 Libra 資產儲蓄都已經在市場上得到了驗證。例如,市場上既存在基於拜占庭容錯機制的區塊鏈 Stella,也有以 USDC 為代表的錨定法幣的穩定幣。

但不幸的是,Libra 的第三個組成部分 Libra 協會,作為其區塊鏈的治理機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被證實其可行性。

這一治理機制會成為 Libra 的致命弱點嗎?我希望不是,但我發現至少存在一個潛在的問題,那就是治理協會的資金來源。

通過分析 Libra 的白皮書,我發現,目前的設計存在著一個弱點:如果一些惡意組織選擇對 Libra 協會的長期資金進行壓制,將極大破壞其穩定性。

為了便於討論,我將在這里分享一個假想攻擊,希望能幫助 Libra 團隊對其設計進行改進。

穩定幣

Libra 自誕生以來一直都被定義為穩定幣。我對穩定幣這個話題很感興趣,因為它是推動 Commerce 3.0 成功的重要推手,也意味著下一個商業時代的開啟。

但為了讓穩定幣成為數字資產的「聖杯」,它在維持自身穩定性的同時,還需要能夠經受各種攻擊,包括投機性攻擊(索羅斯攻擊)和價格戰攻擊。

在評估一個穩定幣時,大多數人都只是關注其維持穩定的方法,很少有人去分析其他的重要因素:例如穩定幣背後的組織穩定性,項目的資金來源,以及項目投資者的獎勵和回報。

如果穩定幣背後的組織由於資金匱乏而被迫倒閉,那麼長遠來看,穩定幣是否能夠維持其穩定性?我不這麼認為。

其實,不只是穩定幣,法定貨幣也是如此。為了維持其「獨立於政府的穩定性」,美聯儲不接受由總統或國會批准的資金。該組織的收入受法律保護,主要來自於其持有的政府證券的利息。 2016 年,美聯儲獲得的利息收入約為 111.1 億美元,而營業支出約為 40 億美元。從會計分類賬角度看,是盈利的。

有趣的是,根據描述 Libra 資產儲備的文件來看,Libra 協會的長期資金將來源於 Libra 資產儲備所產生的利息。儘管沒有明確說明,但我懷疑 Libra 協會的短期資金將來自 Facebook 本身,或者來自創始成員的 1000 萬美元入場費,或者兩者皆有。

Libr 白皮書稱:「從利息中獲得的收入將首先用於協會的運營支出——為生態系統的發展提供資金支持,為非營利組織和其他多邊組織提供資助,進行工程研究等。」

然而目前來看,當下從 Libra 儲蓄資金產生的利息和 Libra 協會提供的資金容易受到壓制,這可能會影響 Libra 全球貨幣系統的穩定性。

對 Libra 儲備的套利攻擊

最終,我們相信,Libra 資產儲備的大部分資金將來自其用戶,而不是在初始投資階段的創始成員。但是,在目前的設計中,Libra 用戶無法從資產儲備的利息中獲利。

為了提振用戶信心,Libra 將實現強流動性,這讓用戶可以隨時以接近儲備金的價格購買和出售 Libra 數字資產。 Libra 的兩個特質(無回報和強流動性)使得用戶沒有理由去持有 Libra。這樣一來,人們將有機會對 Libra 展開攻擊,他們將壓制 Libra 協會所持有的資產儲備價格,由此派生的利息會隨之降低。

這種攻擊是合法的,有利可圖的,並且很可能由 Libra 的競爭對手主導。讓我們以傳統的銀行巨頭摩根大通為例。

為了執行攻擊,摩根大通可以將 Libra 的錢包功能添加到其現有的手機銀行和在線應用程序中。起初,公司會給用戶一些小恩小惠,以便讓他們積極使用摩根大通應用程序中的 Libra 錢包。一旦從用戶那裡收到 Libra,摩根大通就可以立即將其賣給 Libra 協會獲取現金,並通過購買與 Libra 儲備選擇的同一籃子資產,以相同的風險獲取利息。

當用戶需要使用 Libra 的時候,摩根大通可以立即從市場上購買。只要從儲備中獲得的利息大於支付給用戶的利息,摩根大通就永遠有利可圖。

從根本上來說,摩根大通使用套利的手段賺取了額外的資金,同時通過壓低儲備利息來攻擊了其競爭對手 Libra。

除了傳統銀行,其他數字資產錢包也可以通過這種套利來賺錢。 Facebook 自己的 Calibra 錢包也能夠這麼做。如此一來,Facebook 就會雙手互博,這只有在中國傳統的武俠世界中才能做到。

如何抵禦?

Libra 最初的 27 位創始成員名單上並沒有傳統銀行,具體原因我們無法獲知。 Facebook 是否能夠與傳統銀行競爭有待商討,但銀行一定會進行反擊。

如果上述攻擊真的被執行,Libra 應該如何抵禦呢?這個問題非常棘手。

限制流動性似乎不是一個好主意,因為它可能會導致用戶對 Libra 失去信心。而讓 Libra 的用戶們得到儲蓄利息也將增加 Libra 的複雜性,因為其長期目標還是為了做到去中心化。因此,這些基本設計不應該被更改。

如果從儲備金中獲得的利息不足以應付支出,那麼就應該在系統中加入新的資金來源。 SWIFT 的會員費就是絕佳例證。

管理大公司的派生組織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相信 Libra 及其創始成員將在未來解決這些問題。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erro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Wordpress Social Share Plugin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
error

Enjoy this blog? Please spread the word :)

RSS
Facebook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