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F最強監管新規已來,交易所的“抗爭”正在進行中

文章来源:Odaily星球日報

世界主流的加密貨幣市場——美、日、韓、中,離告別弱監管(甚至無監管)還有多久?

答案很可能是:不出一年。

6 月21 日,國際政府間組織FATF 在例行全體會議中,通過了《基於風險的虛擬資產和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指南》,對包括加密貨幣交易所、託管方、貨幣基金等涉及交易環節的機構提出了AML/CFT (反洗黑錢/反恐融資)監管要求。新規要求,相關服務商在互相轉賬時需要附上相應的客戶信息,從而形成資產的流向圖,以便監管機構可追踪。

這一傷害用戶隱私、抬高服務商成本的新規頗受爭議。不滿的從業者宣稱欲在即將到來的 G20 峰會上與 FATF 抗辯,而對強監管失望的人們則宣稱將轉向那些不受中心機構監管的場外交易和 DEX 平台。

無論如何,FATF 的一紙公文已下,最為主流的美、日、韓政府已發聲“力挺”,隨之而來的將是加密貨幣服務商應對合規化的挑戰和行業洗牌。

加密貨幣從業者和監管之間的貓鼠遊戲,或許從未如此激烈。

“最嚴”監管新規嚴在哪?

北京時間 6 月 21 日下午,墨西哥灣沿岸的美國城市奧蘭多,正在舉行一場讓加密貨幣從業者精神緊繃的國際會議。

這是FATF(全稱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 on Money Laundering,反洗錢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每年的例行全體會議,與會者包括來自FATF 全球網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聯合國、世界銀行等組織的205 名代表。

“在為期六天的會議期間,我們將討論一系列重要問題,旨在保護金融體系的完整性並促進全球安全。在包括G20 等組織大力支持下,FATF 在虛擬資產監管方面取得了進一步發展,第一個討論主題即是’關於虛擬資產的解釋說明和指導’。” FATF 官方宣稱。

最終出台的新規,主要是要求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英文“Virtual Asset Service Providers”,簡稱“VASP”)在互相轉賬時需要附上相應的客戶信息,從而形成資產的流向圖,以便監管機構可追踪。 VASP 在提供轉賬服務時需提供/收集的信息包括:在公司之間互轉虛擬資產時,需將有關客戶的信息傳遞給對方,包括:

  • 發起人的名字(即發送客戶);
  • 交易的發出方賬號;
  • 發起人的物理(地理)地址,或國家身份證號,或能讓交易服務商識別出客戶的唯一識別碼,或出生日期和地點;
  • 受益人的名字(即接收客戶);
  • 交易的受益人賬號。

除了收集信息,FATF 新規要求 VASP 還應具備凍結或禁止受制裁用戶交易的能力。

此外, VASP 股東和高管架構變動也需經當局批准。這是為了“防止犯罪分子或其同夥成為VASP,或獲得/控制權益、擔任管理職能,或是成為VASP 的受益所有人。監管措施應該包括:當股東、公司架構和業務運營發生實質性變化的時候,VASP 需要獲得監管當局的事先批准。”

正如諸多從業者評價的那樣,FATF “像監管商業銀行一樣監管 VASP”。實際上,FATF 對 VASP 的監管的確達到了傳統金融機構的水平。

在 VASP 之外,OTC 服務商、“地下”交易所和混幣服務商將被“管”起來。

FATF 建議,使用加密貨幣錢包提供加密貨幣轉賬服務的個人(OTC 服務商)亦應認定為 VASP,因此也需要遵守上述需求。 “如果VASP 是自然人,則應該要求在其營業地所在的司法管轄區內獲得許可或註冊。”但如果個人轉移加密貨幣是用於購買商品或服務,或者進行一次性交換或轉移,那麼就不是VASP。另外,FATF 還建議各國可要求在其管轄範圍內提供產品或服務的外國 VASP 向有關當局進行登記。

另外,FATF 建議,各國應考慮使用開源信息和網絡抓取工具來識別未經註冊或未經許可的加密貨幣交易業務。此外還應充分聽取“公眾反饋”、研究機構提供的信息以及一些“非公開信息”,比如情報或執法報告,來加強對“地下”交易所的審查。

FATF 除了監管專業的交易商,也將一些涉及加密貨幣流通的服務商納入其中,比如專門提供模糊加密貨幣傳輸過程的“混幣”服務商。所謂混幣,就是把不同的交易發起人的幣混在一起,打散之後再換給交易接受人,如此外界就不知道發起人的錢究竟轉給了誰,誰才是真正轉賬給接收方的人,從而割裂了交易雙方的聯繫。

FATF 自是容不下這種可以完美洗錢的技術。 “各國應確保能管理或降低使用交易混合服務提供商(mixers)、滾動交易提供商(tumbler)或是類似工具的來轉移風險……如果VASP 無法管理和減輕參與此類活動所帶來的風險,則不應允許VASP 參與此類活動。”FATF 建議道。

FATF 還表示,VASP “濫用虛擬資產的犯罪行為和恐怖主義威脅嚴重而緊迫”,將給旗下37 個成員國一年的時間來“消化理解”、採用這份加密貨幣監管指南,並將於2020年6 月對指南進行評審(review)。

正如加密研究機構 Messari Inc. 研究主管所言:“FATF 的建議可能比美國 SEC 或任何其他監管機構迄今所產生的影響要大得多,很有可能成為加密行業面臨的最大威脅之一”。當與歐盟即將出台的針對加密貨幣的 AMLD5(第五項反洗錢指令)相結合時,這個新框架讓人聯想到一個全方位的加密貨幣交易全球體系。在該系統中,沒有任何一個用戶能逃脫監管要求。 ”

獲美日韓力推
就像很多人知道的那樣,FATF 所出台的意見本身並沒有強制執行力。所以,如果某個成員國暴力“抗旨”,沒有落實新規會怎樣呢?

從FATF 的國際地位來看,其最初是七國集團(美英德法日加意)專為預防洗錢、協調反洗錢國際行動而成立的政府間國際組織,而後成員國遍布各大洲主要金融中心,其發布的反洗錢四十項建議和反恐融資九項特別建議,被全球200 多個國家採用。

不遵守 FATF “提議”的國家會在全球經濟中被列入黑名單。 “然後它基本上就會失去進入全球金融體系的機會,”加密貨幣調查公司 Chainalysis 的政策主管 Jesse Spiro 說。因此,FATF 本次發布的監管指南自然也會得到成員機構的強力支持,否則,這些機構可能在 review 中被判為不合規,整個國家也有可能被列入“灰色名單” 中。

在事實上,目前至少已有美國、日本、韓國聲援 FATF 的新規。其中,據《日經亞洲評論》消息,5 月 22 日,日本金融廳(FSA)啟動對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新檢查,以應對今年秋季 FATF 的檢查。 “FATF 將派出調查部門,對日本金融廳 AML 政策的力度進行審查,其中包括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政策。”2008 年,日本收到了 FATF 評審的最低評級,因此他們一直在嘗試改善。

加密貨幣行業垂直媒體 Coindesk 對 FATF 的評價則是“由美國領導的組織”,尤其美國是 FATF 當前輪值的 President(總裁)。 FATF 的行為本身,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美國財政部反洗錢的態度和政策,是美國意志和利益的體現。

歐盟早在 FATF 之前就頒布了涉及反加密貨幣洗錢的 AMLD5。

中國早在 2007 年便加入了 FATF,但眾所周知,國內對加密貨幣是全面清退的態度。既然“退出”了那麼是不是就不用管了呢?

火幣研究院分析認為,該建議表明FATF 對VASP 的監管要求達到了和傳統金融機構達到同等水平,由此可能會進一步推動VASP 合規註冊,在缺乏監管的國家,有可能推動其推行相應牌照和註冊制度。

中央財經大學法學教授鄧建鵬亦贊同此種可能。 “這份文件以及國際範圍內的明確認定,對中國監管當局提供了很強的建議:承認虛擬貨幣具有典型的金融屬性和金融風險。以此為基礎,在立法和司法解釋裡面,應及時回應,考慮做出相應修訂。一是在反恐融資和反洗錢方面將虛擬貨幣納入其中,同時正面承認它具有典型的財產性質,對虛擬資產合法持有人的正當權益,在法律和司法上給予明確保護。”鄧建鵬向媒體表示。

從業者的抗爭“運動”

跨國組織要管、國家要管,從業者該如何應對呢?我們不妨來看他們 FATF 新規“喜憂參半”的態度。

“喜”是什麼呢?

正如中央財經大學法學教授鄧建鵬所言,“這一指導性文件的發布說明在全球範圍內,越來越傾向於把虛擬貨幣看作是有典型金融屬性的虛擬資產”。

既然是有價值之物,那麼符合監管要求即是合法,應得到相應保障。 “於是,監管就可為市場帶來法律確定性、信任和信心。只有在合規監管的框架下,加密貨幣的使用以及流通才能夠獲得大範圍普及,否則將僅僅會被用於某些非法或者灰色地帶。”

而且,FATF 牽頭的跨國監管更顯難得。 “數字資產本身俱有跨區域性,鏈上交易實際是無國界的,這對單一國家監管帶來了很大挑戰,聯合監管應聲出世。而且各國政策發展水平也參差不齊,FATF 的監管很重要。”

“這(FATF 的強監管)會是一個潛在的困難嗎?當然,至少最開始的時候是這樣。但又似乎是必要的。對這個行業來說,熬過去之後的路線圖就不那麼艱難了。”彭博社曾如此評論之。

那麼這個“難”,或是從業者之憂是什麼呢?

那就是 FATF 將讓 VASP 的成本增加,由此導致行業洗牌,一些沒有能力進行合規化運作的交易服務商將因此退出市場。

新規要求 VASP 收集客戶的詳細信息和數據,並與同行和監管機構分享。 Crypto Fund Research 首席執行官 Josh Gnaizda 相信,這一規定會對過去幾年湧現的 500 多只加密貨幣基金中產生影響。 “遵守FATF導致的交易延遲或額外的交易成本,可能會顯著降低基金回報。”

當去中心化變成了“在交易環節中心化”,當野蠻而暴利的行業開始負擔“額外的”合規成本,FATF 碰的可不是一小撮人的蛋糕。大部分 VASP 對新規的態度可想而知,甚至連“無利益相關者”——殺毒軟件之父 John McAfee 見狀都在推特狂呼:我們必須向其宣戰!

FATF最強監管新規已來,交易所的“抗爭”在6月底舉行。

事實上,這句話不是說說而已。

在將於本月 28 日、29 日舉行的大阪 G20 領導人峰會上,還有個“V20 峰會”同時同地舉行。

V20 峰會,全稱”V20 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峰會(V20 Virtual Asset Service Providers Summit)”,目前確定參會的VASP 包括了火幣、Coinbase、Circle、Bitfinex、Kraken、bitFlyer、Crypto.com等業內重要的VASP,還包括德勤等傳統金融機構。此外,參加 V20 峰會的還有“日本金融廳,日本、澳大利亞的國會議員、法國駐日大使、英國秘書處”等。

VASP 為什麼要趕著和 G20 峰會一起呢?還得從 5 年前說起。

在 2014 年的澳大利亞布里斯班 G20 峰會上,澳大利亞數字商業協會(ADCA)舉辦了“全球數字貨幣對話”活動。一年之後,ADCA 又聯合英國數字商業協會等簽署了諒解備忘錄,成立了全球區塊鏈論壇(Global Blockchain Forum,GBF)。本次的 V20 峰會就是由這個論壇的創始人及與會國家倡議成立的。

V20 組織者希望,通過與政府協商來提高數字貨幣的聲譽和可持續性,讓 VASP 能採用適當的監管指南和技術解決方案,而非使監管成為創新的障礙。

在V20 峰會的官網上有一串議程的提案,包括延遲FATF 新規生效的時間表;制定行業提出的、能反映虛擬資產的獨特性的監管,以影響FATF 的提案;制定出支撐VASP 的協議和標準,以滿足FATF 在信息收集方面的要求,等等。

可以說,這是加密貨幣從業者的一次頗具聲勢的遠征,他們想向當今主要經濟體們提出自己的暢想。

“與 FATF 直接對話,以澄清加密行業的獨特性質,找到符合行業的解決方案來管理監管風險。”火幣集團的首席合規官 Elaine Sun 表示,他將在 28 日作為集團代表參加此次活動。

DEX、場外交易將興?

無論如何抗議,FATF 的一紙公文已經下發,VASP 此時更需擔心的,恐怕是自身能否應對這一合規化挑戰。

“這需要在全球約200 家交易所中構建一個全球平行系統(還不包括錢包等VASP),想在其中展業的VASP 需要做的工作可想而知多了多少。”一位加密貨幣從業者透露。

更令人犯難的是,這種高成本的合規化運作可能帶來不小的副作用。那就是讓一些追求個人隱私和資產安全的用戶跳出受監管的 VASP 體系,轉而選擇非監管的方式。

“新的規定可能會迫使加密交易脫離受控平台,而這是目前能查看到金融犯罪的最佳平台之一。”FATF 前主席、前澳大利亞司法部秘書Roger Wilkins 表示,擔心VASP 為了合規所付出的心血白流。

Coinbase 首席合規官 Jeff Horowitz 曾表示:“我明白 FATF 為什麼想這麼做。但這也可能促使更多的人進行 P2P 交易,這將降低執法的透明度。”

麻省理工學院數字貨幣計劃的高級顧問Michael J.Casey 相信,新規會讓跟多人到去中心化交易所DEX 上交易,“新規將促使開發人員加快人們開發非中心化交易的工具,使終端用戶更容易在受監管的機構之外直接進行交易。”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

Enjoy this blog? Please spread the word :)

RSS
Facebook
Facebook
YOUTUBE
LINKED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