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巨擘祝維沙反思健力寶拘留事件 司法成權力者操弄、牟利工具

記者劉怡妤/台北報導

已鮮少參與公眾活動並早於2015年一口氣出脫上市公司裕興以及中國平安保險股票的商業巨擘祝維沙,接受陽光衛視自製節目「口述歷史」專訪,透過祝維沙為重啟高考後首屆大學入學的經歷,以及其後由學術界轉往商界創業的歷程,反映中國時代的變革與機會。祝維沙直言自己能有所成主要因踏上時代的浪潮而跟著前進,但其後的健力寶事件讓他深刻反思,除自身對資本與資本市場不嫻熟的不足外,也突顯司法已成為權力者牟利的工具,為現今社會動盪主因。

祝維沙為中國在文革後恢復採用考試制度的首批高考入學生,並於北京工業大學畢業後獲分派工作至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進行學術研究,也因當時工經所常舉辦講座,因此增廣見聞、視野提升;同時也趕上第一批中國改革開放的試驗列車。

祝維沙分析自己成就原因主要仍是搭上時代的列車,同世代的人也都順應改革開放大形勢出來創業。當時因為深感在社科院索然無味,身為年輕人覺得在研究單位無法為國家有更高的貢獻,所以選擇出來創業,而「跳下水後碰了不少問題,也吃了不少水」,才發現自己理論上很懂,但實踐上一竅不通,因此再重頭學習。

儘管認為個人成功主要歸功於機運與時事造英雄,但祝維沙談到當時因年輕所以對未來滿懷理想與夢想,所以勇敢直前,與朋友於1991年創立裕興科技,最早以修理電腦、買賣電子產品累積第一桶金,再自行研發學習機在1992年開啟獲利模式。

祝維沙談到,因當時日商任天堂遊戲機熱賣,同時期電腦也逐漸走向大眾,因此學習機趕上時代熱潮,因市場需求成為熱賣商品,深刻感受「市場決定企業成敗」的硬道理,在父母希望孩子學習而孩子想玩遊戲之下,遊戲機同時滿足父母和小孩的需求,加上電腦價格高達1、2萬人民幣,學習機僅數百元即可購得,因此快速席卷家庭加速普及。一直到1999年,裕興每年利潤可達1億人民幣。緊接著,祝維沙規劃裕興在香港聯合交易所創業板掛牌,並於2000年完成掛牌,成為聯交所紅籌股,也因為港股掛牌而結識張海,才有後續的健力寶、平安股票等一連串事件。

祝維沙坦言,若再重來一次,絕對不會再做同樣的事,不會再借錢給張海,急的事情就不要辦。祝維沙坦承在健力寶事情中有所過失,但絕無違法,過失是指不應該借這筆錢、惹滿身腥;同時也認為這事件讓他學習很多,遠比創業歷程更具價值。他笑言,在看守所拘留508天後不被起訴的經驗極珍貴。

祝維沙回憶,一進去看守所後,一位小伙子就提醒他「進來了,公安就是敵人,他一定要搞定你,所以不要說、不要簽字」;祝維沙當時心想又沒做壞事,為何要與公安為敵?但後續深刻感受公安只調查能安自己罪名的資料,對於自己提出的事證均忽視。而在公安放大檢視之下,獲不起訴釋放,祝維沙說,感謝父母教導廉潔、奉公,證明自己不是壞人。

儘管將這段過往視為珍貴的經歷,但祝維沙表示,正因為遭受司法不公,以及後續受權力者爭奪平安股權,導致損失達5億人民幣,所以一口氣賣掉裕興、平安保險股票,同時卸下法人代表職務,強調擔任公司領導人對他而言是責任,為國服務、率領員工的責任,過去抱持為國服務的理想持續堅持,但在歷經健力寶與平安股票爭奪事件,對國家失去信心。

祝維沙表達對司法的不滿,他認為,民主與極權都不是癥結點,最受老百姓在意的是法制,老百姓獲公平、公正對待,才會對國家社稷產生信任、安全與歸屬感,而這才是社會安定力量的泉源。而他切身經歷「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所以認為不論多大的企業,對國家有多大貢獻,只要沒有權力,都會是砧上肉。

祝維沙遺憾地說:「這與當初為國家奮鬥的理想差距實在太大太大,不講道理也不安全,不願意再為國奮鬥。」他指出,國家每次不好的施政,都將傷害一批人,而中國最有價值的就是這些創新企業家,他們是社會資源的組織者。傷害這批人將使國家活力下降,儘管這批下來還有另一批補上,但終究會造成社會經濟活力無法長期與持續,這是目前中國所面臨最大的問題。

祝維沙認為目前中國司法制度導致沒有人是安全的,司法成為權力者爭奪利益的工具,而權力者透過司法打壓並非人類文明的象徵,文明時代應該用談的方式尋求解決之道絕非打壓。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

Enjoy this blog? Please spread the word :)

RSS
Facebook
Facebook
YOUTUBE
LINKED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