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金融界和經濟學術界對2019年美國經濟及金融業走勢預期


駐紐約特派記者 柴育卉 報導

針對美國股票證券發行市場2019年預期,紐約證券交易所近日在接受陽光衛視記者採訪時表示,雖然2018年受累於各種不穩定因素市場動盪較頻繁,但是,仍然有38家外國公司成功在紐交所上市。紐交所評估當前美國經濟預期仍然表現強勁,特別體現在資本市場,美國市場的資本充足性仍然是全球其他資本市場無法比擬的。雖然多項上市交易​​由於美國政府關門等宏觀經濟不穩定因素的影響而導致推遲,但預期2019年會有更多來自歐洲、巴西和中國消費行業以及金融科技行業的公司赴紐交所上市。已經在加拿大多倫多交易所上市的礦業資源公司也正在積極尋求在紐交所上市的機會。

此外,來自紐約金融業界七大零售金融證券機構之一的Keefe, Bruyette & Woods經濟學家近日在接受陽光衛視記者採訪時表示,不僅傳統銀行金融界當前已經在金融科技的數字經濟領域中不斷加大投資,而且風投行業在金融科技領域的表現非常強勁。金融科技被金融業界的迅速接納甚至已經影響到金融機構傳統發展模式,很多大型金融機構的分支機構通過整合金融科技於商業模式以及商業管理,在大大縮減了分支機構實體存在的同時,提高了服務效率,並且增加了客戶和效益。這些現像都說明,金融科技的“干擾性”功能已經成為金融業界改革傳統服務的重要商業利潤點之一。但KBW經濟學家也表示,遠期來看,與人類歷史歷次帶動經濟增長進入新紀元的技術相比較,業界對當前金融科技本身所帶有的實質的“顛覆性”仍然持保留意見,期待與更加具有革新性質的高技術相結合,推動人類社會經濟發展進入新紀元。

KBW經濟學家預期,2019年,第一季度經濟預期會表現低迷,前一季度貿易戰以及隨後政府關門對於美國股市和經濟表現都是經濟下行壓力。但是,美國銀行金融業界當前狀況與2008年金融爆發前相比,几大商业银行準備金充足,整體流動性表現健康。金融危機之後為加強銀行監管的《多德-弗蘭克法》對於美國經濟恢復的作用很大,而去年對於該法案的修改也同樣適用於當前美國經濟和金融體係發展的要求。形成對比的是歐洲的銀行體系,當前仍然處於後金融危機的恢復期,歐洲銀行體係長期的負利率政策也使得銀行盈利變得很難。

針對美國經濟的不穩定因素,KBW經濟學家表示,當前美國金融體系中與金融衍生品交易相關的巨量表外“影子銀行”業務並不在監管範圍之內。同時,企業債務水平自金融危機以來並未有實質性的縮減,特別是私募基金大型機構投资者進行的高槓桿資產投資與這些因素相疊加,都造成了系統潛在風險。

在接受陽光衛視採訪時,KBW經濟學家特別指出,美國實體經濟領域另外一個強大的風險是,近十年來勞動力市場的薪資實際增長水平受到压抑,特別是與當前通貨膨脹率相對比,這個問題更加嚴重。經濟體系總體缺乏旺盛需求,消費者高債務水平與企業高負債疊加,是美國經濟系統風險中不能忽略的重要指標,都是趨勢當前美國經濟下行的風險因素。

此外,KBW經濟學家也指出,當前全球宏觀經濟領域的政治風險因素也不斷加大,包括當前在美國和歐洲訴求於激進政治手段進行社會財富再分配的民粹派政治力量的崛起以及由此導致的民主政治體系的功能失調都是當前市場中長期擔憂的因素。

KBW經濟學家就美國經濟預期和風險因素的評估與芝加哥大學商學院(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Booth School of Business)日前在紐約舉辦的“2019年美國經濟前瞻”( Economic Outlook 2019)發布會上的預期互相印证。自上世纪60年代以來,已經有9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先後在芝加哥大學商學院任教。

此次經濟前瞻會上,芝加哥大學商學院經濟學教授、前美聯儲理事Randall S. Kroszner以及勞動力市場專家、經濟學教授Erik Hurst表示,雖然現在美國經濟就業率在增長,但是美國經濟體系中的勞動力市場存在著長期結構性負面因素:美國的中西部的適齡就業人口長期無法找到合適的工作崗位,由於美國處於經濟周期的調整階段,當前這個週期性的勞動力市場的負面結構因素已經在美國經濟中維持了近20年,是二戰後的最長期的周期結構調整,這導緻美國就業市場整體實際薪資水平長期處於停滯。但對於美聯儲來說,通過匯率調整而控制通貨膨脹是唯一要關注的任務。美聯儲的職能決定了它沒有義務在控制通貨膨脹的同時來改變或者考慮勞動力市場的這些結構性因素。這就導致,看似當前美國經濟體系中有最低工資上調、就業率上升等因素引起的通貨膨脹的擔憂,而美聯儲也一再加息調控,但是,美國經濟的實質仍然存在周期性衰退的隱患。要結束勞動力市場適齡失業勞動力的長期結構性因素,就要實現經濟實質性的增長。然而,這也是當前美國以及主要發達國家短期内所無法實現的。

此外,兩位經濟學家也表示,社會財富在再分配的過程中要著重如何能夠提高職業技能的再培訓,確保勞動力市場有穩定投資,確保普通大眾的職業技能得到穩定更新,以及穩定人力成本而不是推高成本的增長。而公共政策領域常見到的大幅減稅、或者大幅賦稅增加、以及其他再分配手段往往忽視長期因素,而只注重短期政治和经济效應,對於經濟的實質性长期增長並無益處,反而會推高人力資本市場的成本、或助漲通貨膨脹指數等明顯負面結果的出现,給之後政府的經濟政策帶來難題。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

Enjoy this blog? Please spread the word :)

RSS
Facebook
Facebook
YOUTUBE
LINKEDIN